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陆丰白字戏:百年“丰”韵 再放光芒
你的位置:在线股票配资_股票配资论坛_炒股配资服务 > 炒股配资服务 > 陆丰白字戏:百年“丰”韵 再放光芒
陆丰白字戏:百年“丰”韵 再放光芒
发布日期:2024-04-01 15:44    点击次数:99

  晚上七点半,伴随着锣鼓的敲打声与扬琴悠扬的旋律,蓝色的大幕缓缓拉开,在陆河县新田镇龙须径,一台好戏将要上演,虽然正赶上大降温,但是附近村落的村民们还是拖家带口赶到了空地上搭建的戏台前。

  孩子们三五成群地奔跑嬉闹,大人们有人拿凳子,有人搬桌子,还有人提着茶壶和小吃……一杯热茶,一把瓜子,人们一边聊天一边望向戏台上,随着戏曲演员出现在舞台上,大家都不约而同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鼓起掌来。

  戏台上是由陆丰市上英镇新潮白字戏剧团表演的传统戏白字戏《秦香莲》,一个小时之前,戏曲演员们就已经来到后台开始化妆、更衣等准备工作了,接下来的三天,他们都要在这里进行表演,而这也是他们来到陆河新田的第四天。

  ●李冠宇

  原生态

  古老稀有剧种传承近千年

  陆丰白字戏是一个有着800多年历史,源远流长,多源流、声腔丰富多样的古老稀有剧种,明朝初期就从福建闽南地区流传到海陆丰地区,通过与海陆丰地区方言、民间艺术融合,逐渐具有了丰富的地方特色,已经被列入了陆丰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中。

  在陆丰当地,白字戏有着庞大的受众群体和众多民间剧团,光在潭西镇就有大大小小的白字戏剧团二十余个,其中有一部分是以家庭为单位,逢年过节,或者庙会、祭拜的时候,这些民间剧团就纷纷出动,他们走街串巷,将一台台精彩纷呈的白字戏呈现在村民面前,也将这几百年传承下来的文化传统习俗延续了下去。

  施培壮是陆丰上英人,是陆丰市上英镇新潮白字戏剧团中的一名演员,他在剧团中一般都担任老生的角色,所谓老生,又被称为须生、正生或者胡子生,主要都是扮演中年以上的男性角色,唱和念白都用本嗓,在妆容上以三绺黑胡子为标志。

  在这场《秦香莲》中,他所扮演的老生角色韩琪是陈世美府中之人,因为不忍心杀害秦香莲以自杀取义。

  打开施培壮的微信朋友圈,上面记录着他跟随剧团所参加的大大小小的各种演出,而让人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他将自己练习韩琪自杀取义“僵尸倒”时的片段记录下来,配文写着“平时多训练,演时少伤痛”。

  施培壮说,“僵尸倒”这个动作要经过千百次的练习,才能表演出戏中人物的那种悲壮,向后倒的时候要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能让屁股或者头先落地,如果是屁股先落地,那观众自然会觉得很假,如果是头先落地,则很容易受伤,所以要让背部着地,这样呈现出来的效果才是最好的。

  汕尾地区文化底蕴丰富,只戏曲这个门类就有三种,分别是正字戏、白字戏和西秦戏,而白字戏以其道白讲福佬话,文戏线条生动细腻,曲调比较抒情,多曲牌连辍体,地方色彩浓郁等特点而著称。

  “如果你想区分这三种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听唱腔尾音中有没有‘啊咿嗳’这三个音,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白字戏没错了!”施培壮说。

  从戏曲文学到音乐唱腔、表演艺术,陆丰白字戏都保留着粤东地方传统戏曲的早期特点和丰厚积存,比如它至今仍保存着我国戏曲发展萌芽时期的“戏弄”以及唐代的“二四谱”,民间小戏时期的“竹马戏”、宋元时期的“南戏”和明代的高腔传奇戏曲地方化等几个重要阶段生态。因此,白字戏十分的“原生态”,并且对于古今的社会经济、戏剧文化、历史民俗的研究,都有重大的价值。

  另外,白字戏也与海陆丰地区民间的钱鼓舞、竹马戏相融合,在表演中也会看到其他当地文化的影子,这样才形成了白字戏很独特的一种风格,深受当地人民的喜爱。

  在白字戏中,男生唱起来是比较吃力的,因为白字戏基本上是男女同调,而且很早之前白字戏都是童龄制,以前是小孩唱的,所以音调会比较高,用现代乐理来解释,就相当于F调,所以男生唱起来会吃力很多。

  守与创

  代代戏曲人守正创新

  “每每村里有剧团演出我都会去看,看着台上演员们优美的动作、精致的扮相,小时候在看戏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以后能不能有一天也会像他们一样在舞台上展现自己。”

  在陆丰当地,白字戏有着非常庞大的群众基础,彼时还没有手机、电视之类的娱乐消遣,施培壮小时候最期待的就是看戏,同时也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浓厚的农村戏曲氛围就这样在少年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毕业以后,19岁的施培壮就进入剧团,开始学习白字戏,今年他已经45岁了,历经了26年的风雨,施培壮心里也颇为感慨,目前剧团一共有近40名团员,每年演出能达到200多台,在整个汕尾地区都有口碑。

  “我们中国戏曲里面的艺术基本功都是相通的,唱、念、做、打,台步、碎步等等我们都会练,而且之前剧团也会聘请市里面专业剧团的正字戏老师来教授基本功,这也得以让我们能学习传承下来。”施培壮说。

  白字戏在可听性上比较好的,但是在观赏性上因为文戏偏多就不怎么占优势了,而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从晚上七点演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的通宵戏曲也总是轮番用几个曲牌和腔调,怎样进行改变成了白字戏如何生存下去面临的一个问题。

  因此,1989年开始,施培壮所在剧团被陆丰市文化馆指定为实验团,对白字戏进行改革创新,实行男女分腔,另外也对乐器进行改革,加入了例如大提琴、二胡等很多其他乐器。

  另外,戏曲改革后对剧情也有简化,剧情不会再向之前那样冗长啰嗦,在传统的基础上吸取精华,适当地加入了一些武行的动作,配乐听起来也磅礴气派了许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单调了,大大地增加了白字戏的观赏性和可听性。

  “原来要演两三天才能演完的一场戏,现在一晚上就可以演完了!看戏的人也比之前多了不少,上一场在新田镇北极宫演出的时候,台下坐满了来看戏的人。”施培壮说。

  像新潮白字戏剧团这样的民间剧团在陆丰还有很多,金厢洲渚剧团也是其中的一个,团长黄芬从事戏曲工作也有差不多四十年时间了,与施培壮不同,黄芬是被村里剧团的老师傅发现有戏曲天赋才在后来慢慢走上戏曲道路的。

  在结婚后怀孕的时候,黄芬大着肚子也会上台演出,生完孩子刚出月子三天,她就闲不下来,马上投入到了戏曲演出当中。这样勤奋拼搏的劲头,让她的剧团闯出了一定的口碑,今年被邀请去香港进行民间演出。

  “村里现在没有那么多人唱戏了,很多年轻人都选择外出打工,我不愿意让剧团没落消失。而且多年唱戏也对白字戏有了深深的感情,就选择继承了下来。”黄芬说。



上一篇:芯片大利好 立马暴涨!巨头博通收涨9%创5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下一篇:新春走基层|大红灯笼照亮群众“增收路”